西塘 :真的紫罗兰、假的小黄人

一株略颓废的芭蕉树偎在拾雨楠舍院子的一角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主人名为“蕉哥”的缘故。

春节回家,北京南下,其中一站是西塘。降落杭州萧山机场,机场快巴嘉兴线一个半小时至嘉兴客运北站,换乘公交一小时至西塘,拾雨楠舍的小哥开车来车站接我,终于到达偎在繁荣城市旁的古镇。

阴冷淡季,2010世博辐射的人气渐渐不再,新兴的三角洲古镇也不止一个,糊了一层陈旧旅游地标配外衣的西塘难免更寂寥。

露台的竹栏杆在被细雨涮旧,绿红黄银的椅子跳跃在民宿的小院落里,木长桌上的小陶罐里耷拉着几片紫罗兰。这个江浙沪特别常见的景观植物,和宝石花一起长在乡下的瓦片房顶上,也长在城市的小阳台里。

拾雨楠舍有着在西塘这个古镇上格外出挑的设计感,植株自带小地方的闲散,民宿整体生长着中产阶级的秩序感。这种秩序带来了住宿上的舒适,洁净,明亮,该有的都有,阴呼呼的天气里趴在大床上刷掉屯着的剧集,晨起泡一杯清咖站在露台上,近处是正在洗拖把的清洁阿姨,远处是“7D影院”的招牌,挂了至少有三两年?

第一天的晚上和当地管家小俞在旁边的玉楼春吃饭,响油鳝糊、炒青菜、河鲜汤。聊到西塘,多是本地人出租房产,闯劲更足的外来者经营。也是,年轻人去上海去杭州打拼,五十来岁的父母厂里上上班,再多开个饭店,最多的还是老人。

沉沉的夜色包裹着各个店铺的灯光。PU皮的小黄人鼓鼓地挂在铺子墙上,眼珠子凸起,牙齿挺少见的粒粒清晰地呲着,神色浓郁,有种年画的意味。一瞬间失神,周遭好像静止了,小黄人和一同被挂着的猫头鹰、小老虎雀跃起来。

肯德基白发白胡子的老爷爷在一轮变色的月亮装置后面笑吟吟的。买了蛋挞和拿铁,熟悉且满足。

幸福之家,仿宋繁体的生活方式,欧式大床,中国古镇3G合作伙伴,贡茶,麻辣烫,塘东社区人口学校,结义亭,香阁里拉……漂浮着的西塘朋克里,四五年级模样的女儿举着一串韩国旋风土豆,妈妈犹疑着要不要回方才那家店买下花制作衣裳,小时候成绩不好的爸爸叮嘱着女儿下学期要想办法进步。

西塘和亭林镇的乘风破浪一样,特别假,特别真。而那暖的、活的、昏黄的,美国上校标准的慈祥之笑,一米七五油腻父亲的下次一百分有赏,遥遥的还在那里。

image_1486373489-639294

(受邀于飞猪旅行、态客民宿实验室,作为飞猪达人、态客民宿试睡员,前往西塘拾雨楠舍体验)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