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当代生活里的一点悲痛

过去的一年半多,我的时间一直围绕着 精品民宿、乡村、新兴中产阶级、旅游、生活方式、场景 这些关键词,由此带出 逼格、在地、日常、诗意、浪费时间、小而美 等情感唤起的语言。这种空间和语言代表的新需求新道德,与“消费升级”的政治议程并置,诉说着占据主流话语的一部分人的生活共识。

带着当代生活里的一点悲痛,用户们通过图像、文字、社交网络和社会化媒体,用个性化的体验探讨自我和他人、世界的关系,大概可以总结为这几个基本问题:何为美,如何实践对幸福的天然承诺,何为正当之生存。

我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思考来回答这三个问题,或者说美是私人的,任何一个人都不足以代表。然而,任何一种需求的存在必然基于一种理想化的生活共识,这种共识背后流淌着“我们”想要秉承的价值观,那种叫“向往”的东西。

到亲近自然的乡村里去吧,心甘情愿地浪费时间吧。

“我们”被过度夸张的理性所辐射,日日为能够自豪地活在夸张的证据世界里而不懈努力。

“我们”活在了卡尔维诺笔下的阿纳斯塔西亚——“你若是每天八个小时切割玛瑙、石华和绿玉髓,你的辛苦就会为欲望塑造出形态,而你的欲望也会为你的劳动塑造出形态:你以为自己在享受整个阿纳斯塔西亚,其实你只不过是她的奴隶。”

“我们”失去了自己所认为的自我,于是想要在乡村里找回自我。“我们”承认自己的瑕疵,在自然的日常间好像能寻找回自己的天赋,那些自我中高贵的侧面。乡村意境下的“我们”是和善的胜者,像莫干山随风飘动、雪压不折的竹子,优雅,平衡,effortless。对自然亲近的前提是秩序战胜自然的努力,这也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逻辑,现在,这种胜利是轻奢的、可以购买的。消费作为一种手段,可以让人变美,也可以让人得到强者的装备。

缺啥补啥,诗意场景的背后是这个时代技术至上的价值观。技术规定了人和世界的关系。

民主,科技,商业,当代的我们崇拜的,浓缩在了“归家”情绪下的乡村精品民宿里。

“在地”也就不同于本土,它是“我存在于我的地方”,是空山新雨后拍下一段小视频上传朋友圈的“我”实践出来的新型地方。“我正在此地而非彼地,正活在此时而非彼时。”(阿兰·德波顿)“在地”是个人、地域、媒介共同建构的,是当下的,时空的,是非常私人的。

在地时空下,乡村民宿里,理性被放松了吗,自我被更多地理解了吗,那个“家”更接近了吗或者改变了吗?于你,怎样的环境更让人幸福?

——比如水泥墙之于德波顿“就像普鲁斯特那著名的玛德琳点心一样,能一下子在我心里唤醒我的童年”。

 


PS:

想写的东西死活写不出来。读得太少,想得也太少,掌握经验也太少。

逼促自己回顾挖掘拓展,没怎么深入就痛苦得不得了,但好像也蛮刺激。短期的期待是小文章。

这篇算是目录,列了些未来日常生活的实践中需要不停去寻找答案的问题(不管有没有答案):

这种新的社会话语是自下而上的吗?还是“供给侧”出来的?

比如乡村精品民宿的语境下,建筑、设计、媒介科技设置,能体现主流的社会价值观吗?它们表达了某种共识的气质吗?当代中国人的社会理想是什么呢?

“生活方式”有哪些维度?“生活方式”对不同的人群是什么意义?物质对生活方式的暗示,在这个案例里都有哪些大量的细节呈现?

消费升级语境下的“生活方式”,本质是理性的,会不会演变成某种新的狂欢?

人们安于什么,又想改变什么?

普遍意义上美的实体空间,最大的美德是不是包容,包容有哪些维度?包容是不是最大的爱与理解?

当代的“乡村”是被建构出来的吗?包括民宿建筑在内的乡村空间,在向人们讲什么话?唤起了哪些感情?

包括微信在内的媒介科技,如何参与这种建构,另外,虚拟空间和实体空间如何交融?功能以外是什么?在特定场景里,人与人的关系相对以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现代人需要什么?当代人需要什么?有这样一个整体吗,我需不需要警惕这种对整体的归纳和表达?具体到我个体,我需要什么呢?

何为正当之生存?什么能使你使我感到幸福?

咕宝在微博问答里写:“你把世俗生活归类为当代,但实际上当你这么做的时候,没有当代,当代消失了。” 消失的不是当代,也不是你,是你和当代之间的关系吧?

—— 最近一块钱围观看大咕咕咕鸡、和菜头的微博问答感受到了当代生活里的一点可爱,赞微博,分答 is a bullshit

image_1483986734.826536.jpg

Advertisements

6 comments

    1. 想了一下,技术至上,不如说是 技术存有 引发的行为。这句话大概能解释一下:人并不先在于技术,相反,技术作为一种“座架”,是世界向人展现的方式,规定了人与世界的关系。因此技术对于人的意义,并不仅限于工具性使用的功能,现代技术在人类的“在世存有”层面成为人类的命运。

  1. 一直觉得咕宝的灵魂内核是一个诗人。
    多数人分析他的语言风格是荒诞,我觉得有理,但不完整。
    更多的是基于荒诞的诗性
    是保定,扬州这样对符号的消解
    是行动电话,安德驴的特立独行
    是一个狗双手平伸,徐徐摆动,画面先于语言的冲击力
    不过最让我喜欢的,是他写的几句
    “有一段时间我们仰卧河底,在另一个角度看时光流淌,你将所有的远方称为河流”
    可惜特师自己也说牌子做瘫特了,那样诗性的大咕咕咕鸡,或许是真的卖号了吧。
    (我的经验告诉我,喜欢特师的女生都是非常有趣的人,男生通常会秃顶,现在不秃,迟早也会,一个猜想,前半句一定对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