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片竹林封闭只为你,一个人泡在浴缸,就着满窗碧绿,看岛屿的旧章。

夜间滂沱大雨,清晨朝雾迷离。

这是喜欢的歌词里喜欢的翻译。

开始写之前,出门买了喜欢的早饭,大雨之后雾蒙蒙的小雨让人有点开心。喜欢大雨,人好像可以隐形;喜欢小雨,悠悠的负离子沁人心脾。

回想筏头乡,是不同场域的相同的滂沱与迷离。五点起了床,鸡闻我而起舞,从木竹坞拥有好视野的露台望向远山朝雾。又沿着乡里小路和山间公路找去了梦幻的水库,“隔篁竹,闻水声,如鸣佩环,心乐之”。

其实对于“沉醉”这件事非常警惕,总是太容易有很多错觉了,错觉又太容易逝去了,必须非常清醒才能不被滑石弄得一身泥泞。

然而可爱的事物总是可爱的。可爱的事物是以清醒来让人陶醉,说白了就是骨子里很酷。比如翠域餐厅那亮绿的顶,一抹清新破了格局,但又没有铺张开来、萌得过分。湖州的竹笋真是顿顿吃都不腻,就着米饭,竹木编的风扇转啊转,大狗趴在皮沙发旁边有一茬没一茬地睡,落地窗外的山石则带来一种静止的顿感。

管家少年们都穿着蓝色T恤,不会特别猛烈的热情,关心和配合都还不错,羞赧赧的清新和小院的秋千仙人掌、桌上的野花野草、前台的咖啡气味、穿堂而来的风在一起,真是可爱的。当地阿姨叔叔则负责后勤基建工作,翠域六栋别墅里都有阿姨清扫负责,颇具风味的餐食也是出自当地厨子之手。鸡汤尤其好。

翠域的几栋房子都是不同设计师设计,基于原有的格局进行不同的创作和改造。我住的这栋更为当代简洁一点,但也没有冷冷淡淡,反而有相当多朴素的缤纷。

三楼的房间落地窗对着青山和烟灰色的天,卫生间同有大玻璃窗对着封闭的竹林,容你泡在浴缸里,摆好笔记本,就着簌簌的碧绿,看岛屿的旧章、听诗人的故事。清澈、残酷而悠扬。

床头的闹钟兼蓝牙音箱,墙上供住客出门用的手电筒,可以点播的电视,陶马灯,湖州茶……若能加上熨斗就好了。

楼下公共空间里的厨房、莫干啤酒、水果和野花,也都是可爱的。而可爱是我对人事的最高评价。

image_1484025733.533428.jpg

此文于2016年8月最初发表于态客民宿APP,9月4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“试睡大师”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